靈修默想

[格外的敬虔] 3 月 7日

主必不輕看憂傷痛悔的靈

文:梁靄庭宣教師

當我們經驗神的大能時,祂會使我們出死入生,免我們像詩人般承受因犯罪而死的恐懼,反而能滿有信心的得著神慈愛的赦免與醫治。

經文: 詩六

聆聽版

大衞的詩,交與伶長。用絲弦的樂器,調用第八。

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烈怒中懲罰我!耶和華啊,求你可憐我,因為我軟弱。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因為我的骨頭發戰。我心也大大地驚惶。耶和華啊,你要到幾時才救我呢?

耶和華啊,求你轉回搭救我!因你的慈愛拯救我。因為,在死地無人記念你,在陰間有誰稱謝你?

我因唉哼而困乏;我每夜流淚,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濕透。我因憂愁眼睛乾癟,又因我一切的敵人眼睛昏花。

你們一切作孽的人,離開我吧!因為耶和華聽了我哀哭的聲音。耶和華聽了我的懇求;耶和華必收納我的禱告。我的一切仇敵都必羞愧,大大驚惶;他們必要退後,忽然羞愧。


經文淺釋

這是一篇悔罪詩。詩人大衞一開始便向神發出懇切的呼求。因他所犯的罪,預料會受到神的責罰。惟他感到身體及靈性的軟弱無力,所以呼求神的憐憫與醫治。詩人心裡十分恐懼,因他知道死後會到陰間,一處沒有生命和神的地方,所以也不能像往日一樣敬拜神。他身心靈疲憊,每夜都流淚,淚水多至床也可漂起了。然而,最後三節卻與前段成一強烈對比,因詩人深信神已聽了他的禱告。神的回應恢復了詩人的信心與希望,現在反而是敵人大大的恐懼,可見神的介入有逆轉生命的能力。


思想問題

聆聽版

  1. 你上一次流淚是何時呢?是甚麼原因使你落淚呢?
  2. 你曾為自己的罪懊悔流淚嗎?你相信若你真誠在神面前認罪悔改,神是會寬恕和接納我們嗎?

分享

在四世紀的時候,有些人為了表達對當時腐敗社會風氣的不滿,選擇退到沙漠,以另一種生活方式活出他們的信仰。這些後來被稱為沙漠教父的人十分重視信徒有否為自己的罪懊悔流淚,因他們認為眼淚能潔淨靈魂和達到靈裡的更新,流淚與否彷彿就代表著他們敬虔的程度。正如其中一位隱修士約翰迦仙(John Cassian,360-435)所言,流淚的禱告能辨別這人是否真誠悔罪。另一位苦行僧侶伊瓦格裡厄斯(Evagrius Ponticus,345-399),甚至認為我們應向神求這種能流淚禱告的恩典,因這樣使我們能謙卑下來,讓我們能夠手潔心清的來到神面前,作最單純、簡單直接的默觀式禱告。

有時候,我們作悔罪的禱告時並沒有流淚,有人會說是因為他本身是一個理性的人,所以並不容易落淚。但很多時,卻是因為我們都在跟神抗辯,我們總會有諸般理由及借口為自己的過犯解釋,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卻沒有真誠地來到神面前認罪悔改。然而當我們願意被聖靈光照,降服在祂的主權下,我們便會看到真實的自己。若我們能經歷神的寬恕,感受到神極深厚的愛的時候,眼淚便情不自禁地流下來了。十二世紀熙篤會修士伯爾納(Bernard of Clairvaux,1090-1153)把眼淚分作悔罪的淚及奉獻委身的淚,詩篇第六篇所描述的就是悔罪的淚。當我們經驗神的大能時,祂會使我們出死入生,免我們像詩人般承受因犯罪而死的恐懼,反而能滿有信心的得著神慈愛的赦免與醫治。

讓我們在大齋期中作真誠悔罪的禱告。讓憂傷懊悔的眼淚洗滌我們的心,經歷神同在的甘甜。因為「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詩五十一17)


禱文

聆聽版

慈愛的天父,懇求祢在大齋期中,幫助我們願意降服在祢的主權中。讓聖靈掌管我們的心,使我們看到自己的過犯,讓悔罪的淚洗滌我們。也讓我們懂得依靠主耶穌,因為惟有靠著聖子耶穌基督的寶血,我們才能與祢結連,經歷祢豐盛的慈愛。主,幫助我們這些軟弱不配的罪人,誠心所願!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