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默想

[格外的敬虔] 3 月 21日

悔罪呼求

文:林藝環牧師

人不一定能清楚了解苦難的真正原因,卻可藉苦難的幫助來認真地對待生命。

經文: 詩卅八

聆聽版

大衞的紀念詩。
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怒中責備我,不要在烈怒中懲罰我!因為,你的箭射入我身;你的手壓住我。
因你的惱怒,我的肉無一完全;因我的罪過,我的骨頭也不安寧。我的罪孽高過我的頭,如同重擔叫我擔當不起。
因我的愚昧,我的傷發臭流膿。我疼痛,大大拳曲,終日哀痛。我滿腰是火;我的肉無一完全。我被壓傷,身體疲倦;因心裡不安,我就唉哼。
主啊,我的心願都在你面前;我的歎息不向你隱瞞。我心跳動,我力衰微,連我眼中的光也沒有了。我的良朋密友因我的災病都躲在旁邊站著;我的親戚本家也遠遠地站立。
那尋索我命的設下網羅;那想要害我的口出惡言,終日思想詭計。但我如聾子不聽,像啞巴不開口。我如不聽見的人,口中沒有回話。
耶和華啊,我仰望你!主─我的神啊,你必應允我!我曾說:恐怕他們向我誇耀;我失腳的時候,他們向我誇大。
我幾乎跌倒;我的痛苦常在我面前。我要承認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憂愁。但我的仇敵又活潑又強壯,無理恨我的增多了。
以惡報善的與我作對,因我是追求良善。
耶和華啊,求你不要撇棄我!我的神啊,求你不要遠離我!拯救我的主啊,求你快快幫助我!


經文淺釋

詩人因身體的疾病向神呼求。他認定病患是出於神提醒他自己的罪,神容許病痛在他身上發作,使他終日唉哼。詩人一方面向神認罪,另一方面承認自己的軟弱無助,甚至連自己的好友和親人也遠離自己。詩人在病痛之中,仍感到敵人在努力去設計陷害及散布謠言去傷害他,詩人明白若以自己的方法去回應攻擊,只是虛耗自己的精力,他決定不再聽敵人的惡言,也不作反擊,卻以神為避難所,向祂承認自己的罪行和軟弱,求神拯救。


思想問題

聆聽版

在過往的日子裡,我們是如何回應生命中所遇上的逆境或挫敗的呢?若我們習慣很快將問題歸咎於別人或甚至神的身上,那麼,逃避、埋怨或仇恨就很容易是我們情緒上的常客。究竟信仰的力量如何在我們失落和挫敗之時產生作用呢?


分享

人固然不能將生命上種種不幸,包括身體抱恙、親人遇意外等,都視為神因人的罪而作出的懲罰,主耶穌也曾指出這種邏輯的謬誤(約九1-3)。但是,這種說法並不等於告訴人在其困境艱難之中,就不用以審慎的態度來檢視自己的靈性生命狀況。人不一定能清楚了解苦難的真正原因,卻可藉苦難的幫助來認真地對待生命。事實上,苦難並不能阻隔人與神的關係,惟有罪才可使人隔絕於聖潔的神。苦難實在有催促人更認真和透徹地在神面前檢視自己的力量,人若不能把握這種從負面的事情所帶來的正面動力,由罪而發動的破壞力量定必趁機去主導人的情緒,「一切苦毒、惱恨、忿怒、嚷鬧、毀謗,並一切的惡毒」(弗四31 上)隨之而產生,以致人會因為想逃避、抗拒困難或挫折的現實,而產生過度的情緒反應,尤其個人尊嚴受到打擊時,甚至會隨著內心不滿的情緒而作出申訴,甚至反擊。

其實,神可藉任何事情來向人作出提醒,所以無必要排除任何的可能性。然而,在患病期間,人的軟弱具體地在身體上呈現,也不失為一個好機會在神面前坦誠,認識自己無能有限的本相,也許我們在患難之中,以為親人、朋友是自己的最佳依靠,若將他們與神作比較,在很多事情上,他們往往只能站在一旁,即使並非冷眼旁觀,也可能是愛莫能助的同伴,惟有神最能明白我們真正的光景,並能對我們作出實際的幫助。

今天聖靈要藉< 詩篇> 提醒我們,請先讓自己安靜下來,暫停說話,將焦點專注於神的身上,縱使有幾多的冤屈,還是先向神謙卑下來,求神幫助省察自己,向神悔罪,透過神的話語來認定神的心意,遠離罪惡,專心仰賴神的拯救。


禱文

聆聽版

主耶穌基督,祢曾在十架苦路之上,為我們的罪而無怨無悔地承受種種背叛、唾罵、羞辱和擊打的苦痛,求祢使我們在生命上遇到種種難關之時,懂得先省察自己,並藉思想在苦路上的祢,依靠神的幫助,不作逃避而且勇於面對,奉主耶穌名求,阿們。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