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默想

[靈修默想] 12月23日

舊約書卷選讀:賽四十六1~7 週五
46:1 彼勒屈身,尼波彎腰;巴比倫的偶像馱在獸和牲畜上。他們所抬的如今成了重馱,使牲畜疲乏,
46:2 都一同彎腰屈身,不能保全重馱,自己倒被擄去。
46:3 雅各家,以色列家一切餘剩的要聽我言:你們自從生下,就蒙我保抱,自從出胎,便蒙我懷搋。
46:4 直到你們年老,我仍這樣;直到你們髮白,我仍懷搋。我已造作,也必保抱;我必懷抱,也必拯救。
46:5 你們將誰與我相比,與我同等,可以與我比較,使我們相同呢?
46:6 那從囊中抓金子,用天平平銀子的人,雇銀匠製造神像,他們又俯伏,又叩拜。
46:7 他們將神像抬起,扛在肩上,安置在定處,它就站立,不離本位;人呼求它,它不能答應,也不能救人脫離患難。
淺釋:

儘管以色列人不喜歡,但神繼續揭示祂要興起波斯王塞魯士的計劃。彼勒和尼波(第1節)是巴比倫的神祇,他們都以獸或牲畜為坐騎;先知諷刺地描述他們不但不能自救,還成為他們的坐騎的負累。既說「一切餘剩的」(第3節),即是神所指的「保抱/懷搋/懷抱/拯救」神對祂的子民的照顧,就連在被擄的日子也不曾改變。第5節為上述兩個描述作出總結:巴比倫的偶像要獸或牲畜背負,神卻背負自己的子民,哪個才是真神已無須多言;神是獨一的,也是無可比擬的。第6節尖銳地指出偶像不似得神;神是無始無終、自有永有的,但偶像的存在,卻有賴神所創造的物質、工匠的手藝,還要有人肯付出銀子。但最諷刺和荒謬的是,造他們的世人竟向他們叩拜,向他們祈禱,還仰望他們的拯救。

反省:

巴比倫人不過是一群不認識神的、叩拜自己手所造的偶像的愚民。但以色列人又如何呢?追想亡國與被擄的日子,他們能堅信「耶和華是我的神」嗎?倘若置身於患難之中,我們又將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