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默想

[格外的敬虔] 算吧停吧朋友! 3月19日, 2021

願我們在考驗過後真有成長,煉淨生命中虛假的信仰,能認識真的祢,也能如實地接納真的自己。

伯十18-22(和修版)

18「你為何使我出母胎呢?甚願我當時氣絕,沒有眼睛看見我。
19 這樣,就如從未有過我,我一出母胎就被送入墳墓。
20 我的日子不是短少嗎?求你停止,求你放過我,使我可以稍得喜樂,
21 就是在我去而不返,往黑暗和死蔭之地以先。
22 那是烏黑之地,猶如幽暗的死蔭,毫無秩序;發出的光輝也像幽暗。」

經文淺釋

約伯從不懷疑神是創造之主,賦予人生命(參伯十12),只是他覺得生不如死。約伯的邏輯很簡單:不曾被看見,便沒有痛苦;別人的「眼睛」既然看見他,便印證了他的存在。約伯自覺日子短少,也渴望神可以停止向他發動攻擊,使他可以透一口氣,含笑赴黃泉。「黑暗和死蔭之地」不可能有半點歡樂,因此約伯渴望在「去而不返」之前,可以再嘗歡笑的滋味。「黑暗」、「死蔭」、「烏黑」、「幽暗」、「死蔭」及「幽暗」,一連六次形容陰間那不見天日的特性。「發出的光輝也像幽暗」就是指陰間就算有光照出來,其光明還不如人間沒有光照耀的角落。約伯雖然沒有明言,但意思卻也清楚;正如詩人和希西家一樣,人在發出哀歌時總愛提醒神:死了的人不能讚美神(參詩八八10~12;賽卅八18),所以在情在理,神應對約伯賜下一點恩慈。

思想問題
  1. 回看走過的日子,最難過是哪一段?還記得當時你是怎樣思考的嗎?是甚麼支撐你捱了過來?
  2. 請重新檢視那日子,那經驗。昔日支撐著你的理由,今天還管用嗎?還是你已更新、轉化,已有更堅實的信仰經歷與理由?
文章分享

年少時,摩士足球場側是七層大廈,地下的食肆是團契生活的好去處。一天,我和弟兄姊妹在那裏吃著笑著,目擊到一宗兇殺案:有一頭並不弱小的過街老鼠闖進花貓的領土,那花貓一個箭步搶上,快而準地爪牙齊出,老鼠雖不致一命嗚呼,卻顯然頓失戰鬥力。但花貓沒有立時幹掉牠,反而慈悲地放牠一條生路。老鼠大恩不言謝,名符其實地抱頭鼠竄。哪知踉蹌只走幾步,花貓只是假慈悲,牠又一個箭步搶上,再次把老鼠壓在爪下。這樣來回好幾回合,老鼠被花貓玩弄於股掌之中,正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若然覺得上面那些太血腥,請看看以下卡通版。兒歌【小老鼠與大花貓】基本有兩段,分別是小老鼠和大花貓的獨白。小老鼠說:「花貓你真狡猾,老是常出現。算吧停吧朋友!算吧停吧朋友!我真累了!」大花貓卻說:「哈哈我真本事,似大王出現!不要停下朋友!不要停下朋友!我真樂透!」同一件事情,果真是有兩個角度的;被玩弄的在哀求,玩弄牠的卻說「我未玩夠」!

約伯已被人生的際遇折磨得死去活來,只憑著「祢為何苦待我?」這生命的疑問,苦苦支持下去,想求個明白。在劇烈的痛苦之中,他盡情傾吐自己的苦情。「求祢放過我」,是約伯最率直的呼求,相當於對神說:「玩夠未啊祢?!畀我唞啖氣啦。」這也是小老鼠的哀求:「算吧停吧朋友!我真累了!」我估計人人都嘗過深覺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的滋味。自知罪孽深重的,也許便以為自己受報應,但自問已盡了力或用上八、九成氣力去活得正大光明、循規蹈矩的,也許便會忿忿不平地問:「我有咩得罪祢?我或者未夠好,但我真係咁衰咩?」據說當大德蘭(Teresa of Avila,1515~1582)趕在事奉的途上,從馬車摔在泥濘裏之時,便曾這樣對主耶穌說:「祢就係咁對朋友?!唔怪得祢咁少朋友!」

禱文

慈悲的天父,為祢精心打造的每段日子,我們向祢獻上衷心的感謝!但願我們在考驗過後真有成長,煉淨生命中虛假的信仰,能認識真的祢,也能如實地接納真的自己。今年的大齋期,求祢再在我們身上動工,使我們能加增敬虔,也更趨向聖潔。奉主耶穌聖名祈禱。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