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默想

[詩歌靈修] 離罪成聖系列(二) 罪人之聲 3月20日, 2021

詩一三零 (和修版)

1 耶和華啊,我從深處求告你!
2 主啊,求你聽我的聲音!求你側耳聽我懇求的聲音!
3 耶和華啊,你若究察罪孽,主啊,誰能站得住呢?
4 但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
5 我等候耶和華,我的心等候;我也仰望他的話。
6 我的心等候主,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
7 以色列啊,你當仰望耶和華,因耶和華有慈愛,有豐盛的救恩。
8 他必救贖以色列脫離一切的罪孽。

釋經

〈詩篇〉第一百三十篇是七首懺悔詩之一,也是一首「上(音:尚)行之詩」。詩人在最深刻的、最痛苦的經驗裡向神呼求,那是個刻不容緩的處境,是生命存亡的一刻,詩人彷彿在下一刻鐘便會溺斃。詩人的聲音是一把「懇求的聲音」!

但第3∼4節的氣氛與第1∼2節截然不同!那不再是由下而上的呼喊,而是從內而外的靈性的剖白,詩人看見的是自己的不濟與不配。但當他定晴於神,卻又看見一絲盼望,因為神即使在發怒的時候,也總以憐憫為懷。神之所以配得罪人的敬畏,詩人說,不僅是因為祂秉行公義、賞善罰惡,而是因為在祂「有赦免之恩」。
下半首詩的氣氛和信息越趨光明,詩人以守夜者為意象,向神表明自己的信心。守者的人經過長時間的警醒和等待,已經覺得疲累,因此他逼切地期待黎明的來臨。等候神,就是將人那脆弱的生命與生命之主縛在一起,即使命懸一線,卻是連繫於神,詩人的盼望正是由此而生。正如詩人在第7節指出,神是慈愛和樂於拯救的神。「慈愛」是神對人永不放棄、永不改變的愛的行動。故此,即使詩人內省的時候看見一個不堪入目的自己,他仍敢於等候神,還能宣告:「他必救贖以色列,脫離一切的罪孽。」顯然,詩人的盼望並非建基於發現自己有善可陳,而在於神對人比深淵更深不可測的愛。

使徒保羅也有落入深淵之中的經驗。他在哥林多後書細數他曾遭遇的苦難時提到:「遭海難三次,一晝一夜在深海裡掙扎。」(林後十一25下;和修版)苦難為保羅孕育出如詩人一樣的信心:「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我們已經得勝有餘了。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活,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權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深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使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羅八37∼39;和修版)
詩人也好,保羅也好,堅定地向我們作見證說:無論我們的環境有多壞,罪孽有多深,世上沒有神處理不來的困境,也沒有神不肯赦免的罪。

聆聽詩歌

【罪人之聲】這首詩歌描寫出幾方面的「深」。
首先,作者表明他對耶穌基督捨己的愛深信不移,然而,這卻為作者帶來極深的悔疚和自責,因為他內省的時候,只看見自己的愚昧和忘恩。慈愛的神與卑劣的人中間,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溝。若非神有赦免之恩,人便只有滅亡!作者從罪惡的深淵向神的求告,所求的其實是個單純不過,但又十分真誠的願望,就是能夠向神以愛還愛。

【罪人之聲】
深深相信祢為我曾滴血淚,怎麼竟屢次失足始終困罪裡?
犧牲的愛我就似從未領會,今想起倍覺羞恥、傷心、懊悔!

  1. 何其愚笨!我心總給牽制誘惑,正說愛祢,頃刻間羞辱祢! 愛我救主,我心卑污詭詐軟弱,啊,赦免我!罪網之中救拔我!
  2. 何其愚笨!我雖心想跟祢腳步,卻刺透祢,再狠心辜負祢! 愛我救主,我真不想一再這樣,既說愛祢!讓我真的愛祢!
反省

讓我們隨著詩歌的旋律,反省生命:

  1. 當你閉上眼,看見一個怎樣的自己呢?若然有人問你:你生平所犯最大的罪是什麼?你的答案是什麼呢?
  2. 世上有配得神救贖之恩,以及赦免之恩的人嗎?在主耶穌基督的深恩厚愛之前,你願意洗心革面,振作起來嗎?
  3. 罪的誘惑是真實的,也是人不易招架的。但正如保羅所言:「我們可以仍在罪中使恩典增多嗎?絕對不可!我們向罪死了的人,豈可仍在罪中活著呢?」(羅六 1 下∼2;和修版)求神使我們莫忘基督捨己之愛,在祂的大愛中更新自己。
祈禱

我們同心祈禱:

慈愛的天父,在罪裡浮沉的日子使我們羞愧,也使我們害怕。我們不願辜負主耶穌捨身救贖的恩情,卻又仍然不時在罪裡失足跌倒;我們不願在屬靈上停滯不前,卻又好像無法有突破性的成長。親愛的主聖靈,求祢教導我們以真理守護我們的心,使我們不會輕易犯罪、得罪祢。求祢引導我們更深進入真理,使我們不致忘記主耶穌基督的救贖恩情,生出更強大的、抗拒罪惡的能力。求祢加力給我們實踐真理,使我們對罪愈覺厭惡,對美善的事情愈加渴慕,使我們能脫離那犯罪跌倒、乞求祢寬恕、憐憫,卻又再輕易犯罪跌倒的惡性循環。願我們在善事上忠心,在惡事上愚拙,在人海中見證祢救贖和更新生命的大能!奉主耶穌基督得勝之名祈求。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