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默想

[格外的敬虔] 徹底悔罪、尋求寬赦 3月24日, 2021

明白只有真誠面對自己的錯誤,且必須來到神面前尋求祂的慈愛憐憫與寬赦才有出路,因為只有神才能「洗滌」自己的罪孽。

詩五一1~12

1 神啊,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
2 求你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並潔除我的罪!
3 因為,我知道我的過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4 我向你犯罪,惟獨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這惡,以致你責備我的時候顯為公義,判斷我的時候顯為清正。
5 我是在罪孽裏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
6 你所喜愛的是內裏誠實;你在我隱密處,必使我得智慧。
7 求祢用牛膝草潔淨我,我就乾淨;求你洗滌我,我就比雪更白。
8 求你使我得聽歡喜快樂的聲音,使你所壓傷的骨頭可以踴躍。
9 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塗抹我一切的罪孽。
10 神啊,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使我裏面重新有正直(或譯:堅定)的靈。
11 不要丟棄我,使我離開你的面;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
12 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樂,賜我樂意的靈扶持我。

經文淺釋

這段經文是一個犯了大罪,被神審判的人,尋求寬赦的禱告。由兩種強烈對比的情感氛圍所構成,一種是沉重的、長期擠壓在詩人心靈中的罪疚感、令詩人感到窒息、無法紓解,無法在神面前抬起頭來生活,甚至無法面對自己,墮進自我封鎖的情感囚牢(1~2節)。

另一種是對被寬赦、被釋放、重獲平安、更新、自由、喜樂的人生的深切渴求,盼望能與神重建正常的關係、重投神的懷抱,展望一個正直的新生。詩人深知神的慈愛和要求,也明白神眼中的正義與邪惡;詩人經過長時間的反思、對罪性的深切體會;明白只有真誠面對自己的錯誤,且必須來到神面前尋求祂的慈愛憐憫與寬赦才有出路,因為只有神才能「洗滌」自己的罪孽,所以,才有這首美麗的懺悔詩(或稱個人的哀歌)。詩人在神面前的悔罪並非馬虎、虛飾的,經文第4節對「犯罪⋯⋯得罪」的描述,是透析祈禱者的內在,由意念開始,到整盤籌謀的計劃,最後從行為展露出來的整個歷程,都徹底陳明在神面前,可見祈禱者真誠和認真的態度。詩人在心志上要與罪徹底割離到一個地步,表現於求神為他造一個「清潔的心」。

思想問題
  1. 反思自己是否被罪所困?即使為己罪在神前悔罪,是否不著邊際、輕輕帶過,以致身心仍未獲得徹底釋放和真正自由?
  2. 默想自己與神的關係:是停留在教義、頭腦知識、概念上的關係,還是有具體經歷、生命相交的關係?
文章分享

回想初期歸信基督的一段日子,經過教會的信仰栽培,加上聖靈的加能賜力,對一些顯而易見的罪,對付得不錯而自我感覺良好,自己相當滿意。誰知,正正這個時刻開始,是自己的靈性開始陷入腐敗的起點。由於在教會的日子久了,事奉屢見效果,事奉的位置高了,人的眼目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愈來愈多人團結在自己的周圍、聽自己的教誨、接受自己的領導、差派⋯⋯表面很是風光。但由於責任大了、負責的事繁雜了,能夠在神面前安靜的時間相對也愈來愈少。許多時候只有將一些知名屬靈領袖的經歷、體驗、睿見借用來餵養小羊,慢慢,自己察覺內在有些不妥的感覺,但由於外在大量的要求,根本沒有空間去靜思和面對。

有時明知自己對某人很不滿,對他厭惡的程度與日俱增,在私禱中只作形式性的認罪;又覺得某人做某些事奉,比自己出色和效果美滿,就會酸溜溜的,卻沒有好好正視,日子久了,在某些場合竟然公開挑剔他,暗地裏亦迂迴地中傷他。有時,自己一個人的時候,這些片段也浮上意識中來,對自己的行為也有不寒而慄的感覺,但只一閃而過,自己的靈性並不敏銳,整個心神只放在怎樣突出自己,博取別人的肯定和讚賞。於是驕傲、自義、自視過高、輕浮、固執、失去忍耐力⋯⋯種種心態在自己內心相繼形成,自己負責的事奉,也漸漸效果不彰,更恍如一潭死水,靈性陷於枯乾,與神的距離更遠。

由於事奉停滯不前,加上是討人喜悅的事奉,所以,自己也放軟手腳,只維持某種半生不死的形式就是了。這樣,自己的時間空間多了,但內裏對自己控訴的聲音也大了、頻密了,罪疚感也在不斷增強。開始體會到一種難以言喻的沉重感,有如巨石壓在胸前一般,形成一種叫人透不過氣來的窒息感,甚至有時要大聲吶喊,才能紓緩一下感覺,也開始影響到自己的食慾、睡眠和生活的樂趣。終於,我既決心面對自己的問題,就參加了一個靜修活動,期間也實在經歷了神的寬赦、更新和改變,重獲屬靈生命的自由、平安與喜樂。

禱文

慈悲仁愛的父神,我們滿心感謝讚美祢,因為祢是一位慈悲憐憫的神,祢願意寬赦每一個誠心悔罪的兒女,給我們再生的機會,願我們珍惜祢寬赦的恩典,決心離罪,成為貴重的器皿,合乎主用,作順命的兒女,完全遵行神旨,我們誠心的祈禱,乃奉主耶穌基督之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