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默想

[靈修默想] 9月5日

默想路得記:得四1~6 週四

4:1 波阿斯到了城門,坐在那裏,恰巧波阿斯所說的那至近的親屬經過。波阿斯說:「某人哪,你來坐在這裏。」他就來坐下。
4:2 波阿斯又從本城的長老中揀選了十人,對他們說:「請你們坐在這裏。」他們就都坐下。
4:3 波阿斯對那至近的親屬說:「從摩押地回來的拿俄米,現在要賣我們族兄以利米勒的那塊地;
4:4 我想當贖那塊地的是你,其次是我,以外再沒有別人了。你可以在這裏的人面前和我本國的長老面前說明,你若肯贖就贖,若不肯贖就告訴我。」那人回答說:「我肯贖。」
4:5 波阿斯說:「你從拿俄米手中買這地的時候,也當娶(原文是買;十節同)死人的妻摩押女子路得,使死人在產業上存留他的名。」
4:6 那人說:「這樣我就不能贖了,恐怕於我的產業有礙。你可以贖我所當贖的,我不能贖了。」

淺釋:

城門加上長老,表明波阿斯信守承諾,要啟動法律程序。使讀者擔心的是波阿斯的正直和路得的好名聲,反而使他們不能如願。波阿斯在城門口找著「那至近的親屬」,並稱他為「某人」(有些譯本較友善地譯為「朋友」)。明顯地,這位親屬是誰對故事無關痛癢,但故事卻因他而變得不順利。出乎波阿斯、拿俄米、路得,甚至讀者的期望,那人竟爽快地承諾替以利米勒贖地!波阿斯繼續為路得並拿俄米打算,要求那人「買」(和合本譯為「娶」)路得為妻,好為以利米勒立後。從一開始路得便被稱為「摩押女子」,也許正是這原因,那人突然拒絕了為拿俄米贖地,理由是「恐怕於我的產業有礙」。也許那人擔心日後路得若誕下孩子,要承繼的不只是以利米勒的地,還包括那人自己的地。

反省:

整個故事的關鍵看似繫於那位「某人」之手,波阿斯和路得生命中的好質素看似為故事帶來危機。我們的人生是否都是一樣呢?有些事情繫於別人之手?生命中的好質素反為自己帶來危機?你會怎樣自處呢?

代禱:《代禱的邀約》── 青年及長者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