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默想

[格外的敬虔] 3月22日 – 不是一條易路

文:龍振明牧師

耶穌所關注的不是一己的安危,而是真理有否被正確的傳遞;耶穌願意為此而付出任何的代價,並毅然走上這條不歸的苦路。

路廿45~47


45 眾百姓聽的時候,耶穌對門徒說:
46 「你們要防備文士。他們好穿長衣遊行,喜愛人在街市上問他們安,又喜愛會堂裏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
47 他們侵吞寡婦的家產,假意作很長的禱告。這些人要受更重的刑罰!」

經文淺釋

耶穌在進入耶路撒冷後隨即與法利賽人,以及當時的教會領袖們產生衝突並已達至沸點,甚至「祭司長和文士與百姓的尊長都想要殺他」(十九47)。在進入經文第廿章後,雙方的衝突不減反增:先有「祭司長和文士並長老」前來挑戰(廿1),及後更「打發奸細裝作好人」來欲找着耶穌的把柄(廿20)、「撒都該人」從神學的角度來挑戰(廿27)……。耶穌非但將該些挑戰一一化解,更勇毅地主動指出那班連寡婦微薄的家產也不放過的文士將要受「更重的刑罰」(廿47),進一步逼令那班宗教領袖決定要用計除滅耶穌(廿二2~4)。

思想問題


1. 耶穌勇毅地面對當時的宗教領袖們所作出的指控,並非為求自保,而是讓真理更好地宣講與傳遞。耶穌的這榜樣對你帶來了何樣的提醒?
2. 再屬靈的身分也有墮落失腳的可能。請思想,應如何避免重蹈那些宗教領袖的覆轍?

分享

在閱讀這段經文的時候,當然能明白耶穌正在強烈譴責文士「連寡婦的錢都呃」,但理解歸理解,心中仍不期然會發出以下的疑問:寡婦是當時男權社會中的邊緣人士,既失去了丈夫的依靠,自身的勞動能力又不強;故當時淪落這處境的婦女只能靠行乞、或充當娼妓而勉強過活。按道理,這班生活在社會邊緣的婦女實不可能有很多的財產──她們甚至連每天能否過活也是疑問。那麼,為何文士會侵吞寡婦的家產(侵吞這微薄的財產有何作用)?再者,作為當時社會「德高望重」的經卷教師,他們以甚麼手法來做這可恥的勾當,以致一直未有敗露?

有學者指出,這班文士作為當時猶太群體的宗教領袖,實不會明目張膽地進行這類勾當。學者指出當時的這班文士是在公然地假借「屬靈權柄」的光環來教導群眾要作出奉獻,好讓他們能從群眾無私的奉獻中獲利自肥;耶穌正是要指出這班「連寡婦的錢都呃」的文士已全然背離了神國的教導,故將要「受更重的刑罰」(廿47)。這觀點明確指出了世間任何權勢也有機會出現這種腐敗和墮落的可能,讀到這裏時也讓我深深為到我們教會能有着胸懷普世的奉獻心懷而感恩──因耶穌指出了即便是聖殿群體(這個理應為「屬神」的群體),也不會自然而然地免疫於屬世的墮落,關鍵是人們必須努力去辨識和遵行神國的教導。

面對着由祭司、文士和長老所組成的這高牆,如雞蛋般脆弱的耶穌卻未有因而退縮。耶穌不單巧妙地化解了來自當時建制人士而來的挑戰,祂更主動地指出真相,而這亦最終令祭司們決心要除滅耶穌。耶穌所關注的不是一己的安危,而是真理有否被正確的傳遞;耶穌願意為此而付出任何的代價,並毅然走上這條不歸的苦路。這不是一條易路。弟兄姊妹,在受苦週裏當我們又一再重讀耶穌的故事時,請真切的反思,我們究竟是否願意與耶穌一同走上這條又苦又窄,但卻能通往真理與生命的道路呢?

禱文


慈愛的天父,感謝祢差下祢的愛子來到世間,具體地教導我們如何順服祢的旨意而活。祈求天父加力給我們,好叫我們都能學效主耶穌的樣式,一同走上這條主耶穌昔日為彰顯神國的真理的路。以上禱告是奉恩主耶穌名字祈求,阿們。